囤积比特币的本质意义


人类最原始的储存需求类似于松鼠储存松果过冬。 这是处理未来问题的本能。

这种本能的出现并不需要人脑中有如此先进的思维系统。 松鼠和许多动物一样,可以预测未来。

之所以存在这种预见,并不是因为未来的不确定性,而是因为未来的确定性——冬天一定会来,食物会匮乏,而我还活着。 如果这三点中的任何一点不成立,今天可能就没有必要储存食物了。

如果我能预见未来肯定会出现问题,比如因为经济不景气而失去收入,或者因为年龄而失去工作能力,但我有足够的信心解决这个问题,比如有一套非常好的社会保障 如果这个制度能够支撑我度过困难时期,我就不太愿意尽可能多地储蓄

如果我无法预测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比如在一个战火纷飞的时代,也许明天我全家就会被炮火消灭,那我就不会拯救。

强烈的储蓄需求来自于介于乐观与悲观之间的信心。 乐观到足以相信一个人仍然可以活着(或者至少一个人的基因仍然可以存在 - 在另一个身体中),而悲观到足以相信一个人到时候可能还活着。 无法生活(或无法生活得很好——维持当前的生活水平而不恶化)。

然而,虽然省钱和原始的食物储存是基于相同的本能,但它们却有很大的不同。 (在本文中,我们用“货币”一词来指代其作为价值储存手段的本质,用“货币”一词来指代其作为交换媒介的本质。对应于英语,money可以翻译为金钱,而货币可以翻译为)

通过发明金钱作为价值媒介,人类成功地对自己视而不见。

假如我是一只松鼠。 现在是 2023 年秋天。我要储存 1,000 个松果以备即将到来的冬天。

如果没有钱,我就收集1000个松果,妥善处理,存放在树洞里,冬天的时候拿出来慢慢吃,养活自己过寒冬,过日子。直到2024年春天。

如果你有钱怎么办? 假设松鼠王国的松鼠们达成共识,选择黄金作为货币。 他们将黄金切成标准尺寸的金块,作为定价单位。 1 个小金块称为 1 美元。

2023年秋季,10个松果的市场价格为1元。 1000个松果的价格是100元。

在这个金秋,我到处收集松果,最后收集了1000个松果,在市场上以100元的价格出售。 然后我在树洞里存了 100 个小金块。

冬天如期而至。 我带着100元去市场,却发现没有松果可买。

小松鼠攒钱,死了。

可见,省钱并不等于存粮。

省钱而不是囤积食物需要我们有更高程度的乐观态度,以至于我们相信其他人有足够的剩菜可以用来交换。 换句话说,我们不仅有信心自己能够生存到未来,而且也相信其他人也能生存到未来。 我们还需要相信对方不仅活了下来,而且表现得很好——至少足够好,以至于他有多余的东西作为交换。

一个最终的自我主义者和竞争者,涉及到其他所有人——如果他足够深入地实践他的逻辑——不应该省钱,因为他不应该希望和期望除了他自己之外的任何人都可以生活并且生活得很好。

换句话说,一个把钱放在第一位、爱钱如命的利己主义者一定是一个内在逻辑不一致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因为他拼命塞进口袋的钱要想发挥作用,只有通过其他途径。 人生活得足够好,可以创造大量盈余来购买他不需要的东西。 (或许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现代社会精神病人的比例如此之高,据说高达10%以上?)

事实上,省钱和储存食物完全不同。

今年7月3日卖馒头回来的100块钱,明年3月7日再去市场买馒头时,买回来的一定是刚蒸好的馒头明年3月7日。 而且也绝对不是说今天7月3日蒸的包子要放在冰箱里保存到明年3月7日。

今天7月3日做的馒头冷冻起来,明年3月7日再吃。 这是标准的储存食品。

今天7月3日赚的100元存起来,明年3月7日花掉,是省钱了,但是后面没有储存粮食什么的。

储存食物可以保留馒头的使用价值。 省钱只是保留交换价值。

同样,保持交换价值的经济理念也充满了混乱。 如果将来有一天,使用价值无法被他人复制,那么保留下来的交换价值(货币)就再也无法变回使用价值(馒头)。

其实,所谓交换价值的保值只是对人类利他主义的数值量化:今天我愿意付出超出我满足自己需要的额外劳动来满足更多人的需要,从而满足更多人的需要。未来的人们。 有一天,当我失去工作条件或工作能力时,别人可以支付额外的劳动力来满足我的需要,这样我仍然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会立即死去。

可见,只有当生产力超过了自身需要的满足,能够产生额外的剩余时,才能产生这种交换价值,才能产生货币和货币。

因此,当生产力进一步提高时,与劳动分离的标准可以从劳动条件或劳动能力的丧失降低到劳动必要性的丧失。 我们称之为“退休”或“财务自由”。

为什么我们人类愿意付出额外的努力去利他、互相帮助呢? 不是因为我们人类有多有能力。 相反,是因为我们人类太无能了。

试想一下,如果张三是一个超人,什么事都可以自己做,不需要任何其他人类的帮助,那么张三将来就不需要获得(人类)货币或存钱来换取别人的帮助。 就连张三也不关心别人的死活——就像张三不关心蚂蚁的死活一样。

正是因为张三、你、我、他都那么无能,靠自己的努力,连一口饭都吃不上,一件衣服也穿不了。 如果失去了别人的帮助,我们连做事都做不到。 为了生存,每个人都需要利他,超越自己的需要,以维持整个人类社会的运行和延续。

然而,人只知自己的自私,不知自己的利他。 如果我今天7月3日在路边给张三一个馒头,明年3月7日我饿的时候想让李四给我一个馒头,李四肯定不会这么做。 因为李斯只知道自己的自私。 无端给我一个馒头,违背了李四的一己私利。

所以我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给李四一个不值钱的玩意儿,换取他手里的馒头。 这个小玩意就是货币。

货币是一种神奇的催化剂,它将自利和贪婪结合起来,产生利他和互助。 催化原理是诱导过剩劳动力并产生剩余。

我们对一切有使用价值的东西都“贪婪”,这就是经济学所说的边际效应递减。 吃馒头的时候,一个不够,两个刚刚好,三个就够了。 如果把有使用价值的东西当作交换(准货币),我们的贪婪就不能最大程度地调动起来,也不能很好地诱使我们过度劳动,产生超出供给所需的最大剩余。 供其他人使用。

令人惊奇的是,当涉及到(毫无价值的)金钱和货币时,人脑的边际效应并没有递减。 我们贪财,越多越好。 即使是身家数千亿的首富,仍然在努力工作,赚更多的钱。

因此,越是没有使用价值的纯粹货币,越好。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从天然产物中选择黄金。 但黄金仍然有一定的使用价值(装饰、工业用途)。 2009年,发明了一种更纯粹、没有任何使用价值的东西,那就是比特币。

这种基于金钱和货币的互助系统非常强大,但是这个系统有两个bug(问题):

第一个bug是在过度用工环节。

当人类充分分工时,我们根本无法知道必要劳动与过剩劳动的界限在哪里。 这让一些聪明人有机会垄断这些过剩的剩余产品。 资本主义由此诞生。

资本主义的本质是借助货币刺激的过剩劳动创造剩余产品,然后由一小部分人占有这些剩余产品。

到目前为止,人类还不知道如何在不消除积极的过剩劳动热情和创造更多剩余产品的情况下修复这个错误。 许多消除少数人占有的尝试会消除多余的劳动力,导致生产率下降。

第二个错误是货币或货币的创造。

如果某人,无论是一个人、一群人,还是所有人,能够在没有任何约束的情况下“随意”增发货币,或者受到一些非自然或人为的约束,那么就可能构成隐性的“剥削”——因为凭空创造的交换价值必然会降低现有货币的交换价值。

只要发行不绝对受到超出人类意志的自然规律的约束,就可以称为“任意”——遵循某些人的意志。 提供人为约束的人也有他作为人的意志。 按照这种人为的约束来增发,名义上是约束,但实际上也是一种“任意”。

美元就是这样一种可以“随意”发行的货币。 这种约束是国会中一群人代表美国人对债务上限人为的约束。 与全球70亿人口相比,这是典型的由某些人为决定货币发行而提供的人为约束。 因此,可以认为增发美元是任意的,遵循了美国人的意愿。

当然,美国的高层治理结构是相对负责的。 负责任地讲,我们可以让美国人吃肉,让别人喝汤。

凯恩斯绝对是一位天才。 凯恩斯说我们可以用第二个bug来解决第一个bug。 这就是传说中的“以毒攻毒”。

然而,世界上唯一能够掌握并灵活运用第二个bug的就是美国。 面对最严重的全球经济危机,拥有印钞实力的美国,拥有无与伦比的能力践行凯恩斯的“以毒攻毒”疗法,力挽狂澜、扶危济困。

这就是神奇又不可思议的现代货币理论(MMT)——印钞票来拯救经济。 本质上,现代货币理论是剥削所有人(全世界)并拯救所有人(美国人及其盟友)。

笔者不禁想起​​了《利维坦》的作者霍布斯所说的话:一场所有人对抗所有人的战争。 (虽然霍布斯没有谈论这个)

一位和平主义者不愿意以毒攻毒,于是他提出刮骨治毒。

刮掉货币过度增长的骨头,治愈经济问题的毒药。

他发明了比特币,比特币完全受自然法则的约束和调节(所谓PoW),不能按照任何人的意愿随时发行,并且有固定的上限。

他的名字叫中本聪。

为了让全人类更好地储蓄、更好地合作,我们需要使用更好的工具,这些工具不能被第三方操纵——即使他控制得很好并且非常熟练,就像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一样——拥有更多的技能。 妥善应对未来的变化。

专访香港特区政府官员:不想错过Web3 三步构建生态系统
上一篇 2023年11月19日
目前BTC的潜在抛售压力有多大?
下一篇 2023年11月19日
版权声明:Copyright © 2012-2023 青年广播网 版权所有

相关推荐